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我们毕业不上班:写稿、做up主、陪人打游戏,拒绝当“社畜”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6日 16:45

我们毕业不上班:写稿、做up主、陪人打游戏,拒绝当“社畜”他真不需看录像 台湾作家陈映真去世

    “三位一体”招生咨询会场面火爆

    昨天,2019年宁波首场“三位一体”和提前招生咨询会如期举办。来自全省各地的近百所高校招生办老师坐镇浙江万里学院,接受考生和家长的咨询。

    这几年,号称“小高考”的高校“三位一体”招生考试越来越火爆。昨天,整个浙江万里学院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万多名考生和家长齐聚。

    □记者章萍文/摄

    现场

    咨询会少有学生,基本上都是家长

    “怎么办,其他都是A,物理是个C,还可以报你们的法学专业吗?”“中外合作班,要求是不是会低一点,大概需要多少分?”“你们哪个专业最好?”昨天,浙江财经大学的摊位前排起了长队,家长们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

    “这下我放心了,我可以让孩子大胆填报了。”一位家长听到招生老师说有C还是可以报名时,高兴地说。

    同样的,宁波诺丁汉大学、浙江万里学院、浙江工业大学、宁波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浙江科技学院等每一个高校展位前都人头攒动。家长们都是听到满意的答案后,才肯离去,甚至不愿意错过其他家长的提问。

    记者发现,昨天的咨询会少有学生,基本上都是家长在咨询。

    “哎,孩子们马上就要考试了,哪里还会有时间。”宁波二中的家长陈先生,一早就到了现场,“还好早到了,要是晚一点,材料都被拿光了。”上午10:00左右,他收集的学校宣传册已经超过了10份。而他拥挤在人群中,早已头上冒汗了。

    浙江推行的“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制度是融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和高考三方面评价要素为一体的多元化招生考试评价体系,改变了一考定终身的现状,可以说是给考生多了一次选择的机会,所以大家都很珍惜。

    “身边的人都不想错过的,之所以很珍惜这次机会,就是想让孩子有个托底的。据说,三位一体进入高校的,分数都比正常进入的低,最低的比正常录取的高考分数低了100多分。”宁波三中的一位家长摸透了三位一体的各项政策,所以一直积极鼓励孩子尝试。

    可以说,“三位一体”已经成为高校招生重要途径之一。

    趋势

    招生人数略有下降,但竞争依然激烈

    2019年参与三位一体招生的省内地方属高校共有49所,比去年减少了1所;高职提前招生高校数量与去年持平,为45所。

    据悉,去年,“三位一体”的计划招生数量和招考专业相比前两年明显增加,但是今年招生人数总体持平,达到8690多人,比去年减少了200多人。

    不过,每年考生数量却在大幅度增长,根据去年的一些公开数据,像省内较热门的高校都超过两三千人报名,特别是杭州、宁波这样的热门城市,去年浙江财经大学2600多人提交材料,招生人数为400名。浙江万里学院招生350人,6000多人报名。

    所以竞争一直非常激烈,被称为“小高考”一点也不为过。

    值得关注的是有不少学校降低了报考的要求。比如浙江工业大学,作为省内首批“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的试点学校之一,对高中学业水平考试A率的要求有所下调,由去年的7个降为今年的6个。同样,浙江工商大学招生条件总体来说略有降低。

    绍兴文理学院负责现场招生的老师说:有可能三位一体进来的学生,分数没有高考进来的学生好,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这些学生综合素质比较高,学生活动很积极,而且在考研方面也有优势。可以说,满意度很高。

    尽管如此,就目前阶段而言,考生还是淡定的。

    “我也是刚刚开始准备,理想是财经大学。”鄞州高级中学的杨同学是人群中少有的学生。她表示并没有为这项考试特别准备,目前还是跟着老师的节奏复习。

    当然,也有背水一战的考生。

    “我儿子,正月里就在准备简历了,都没有时间出去玩,又是上网找资料,又是写个人介绍,还特别请教了前两年考进大学的表哥,非常用心。”宁外的一位家长说。

    备考

    建议考生不用押题 多关注近期热点

    前两天,各个高校都公布了招生简章。这意味着报名也同时启动了。

    “从今天的咨询来看,家长们还是有个误区。家长特别关注学校的热门专业,而忽略了考生到底适合什么热爱什么。”浙江财经大学负责现场招生咨询的周老师说,“真的没有所谓的冷门热门专业,也不是所有进银行的就是好工作。在这一点上,家长和考生都要想明白,还是根据个人的实际情况来选比较好。”

    “就目前的阶段,考生要认真准备书面材料,考生申请材料要真实、齐全。特别是获奖的情况,一定要附加上去。简历是第一道关,特别是一些好的学校,如果你的成绩里有C、D,很有可能直接被刷掉,但是获奖也很有可能帮你一把。”浙江万里学院招生办主任夏正方说,“然后就是考试,有学校有笔试,这个笔试用于筛选参加面试资格的名单,也有少量的学校会按一定比例计入学校测试成绩。然后就是面试,很重要。”

    他告诉记者,现在的面试有很多种,每个学校每个专业都不太一样,有单对单,这叫非结构化面试,有单对多,这叫半结构化面试,还有多对多、无领导小组,这叫结构化面试。N位考官围着一个学生进行提问的面试是传统的“结构化”面试方式,面试问题往往非常混搭,考生想蒙混过关基本不可能。

    所谓“无领导小组”的面试方式,就是让考生几人一组进入考场,考官不会提问,而只是给出一个主题让大家小组讨论,考官们则在一旁暗中观察。

    考试这天,每所学校都会邀请校内外的专家组成“评审团”,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成为各大院校考察的重点,所以其实要准备也无从下手。

    昨天,记者在现场发现很多机构也乘机推销一些三位一体的面试书籍或者培训课程。夏正方说:“培训并不是关键,也大可不必。因为高校命题面广,建议考生不用押题猜测,但多了解一下近一年来的时政和社会热点,会有好处。同时,考生应该事先了解相关学校的测试方式及主要流程,这样在面试测试时就会比较从容,缓减心理压力,从而更容易发挥水平,取得理想成绩。”

我们毕业不上班:写稿、做up主、陪人打游戏,拒绝当“社畜”小伙街头碰瓷倒地后捂头大喊 江苏争取保8争6

    广西新闻网2月19日讯(通讯员 荣瑶)春节期间在全国各地火热上映的《飞驰人生》感动了许多观众。从辉煌跌入谷底沉寂五年的赛车手张弛,在中年危机时决心为了热爱的赛车事业再热血一次,他说:“我不是非得赢,只是不想输。”这是发生在大城市上海的故事。

    近日,据笔者了解,在鱼峰区里雍镇龙团村的山沟沟里,同样也面临中年危机的种菜能手黄正喜,也想奋力博一次。2016年他经历十年牢狱刚出来,先后养鸡创业失败、种菜脱贫摘帽、成立合作社……2019年初,他跟合作社其他四位农民兄弟拿出6万元,采购豆角种子发给贫困户们,决心带领大家种菜脱贫。黄正喜说:“我不是非得挣多少钱,只是想让村里人日子都过得好点。”

    刚开年,黄正喜就忙坏了,不仅要忙着收割一波接一波的菜,还要抽时间入户动员。15日,他来到同村贫困户黄庆雄家,送去8包豆角种,说:“技术和销路都包在我身上,赚了钱想还就还,不赚钱这种子就算我送你了。”朴实的黄庆雄一改往日的木讷,他说:“我愿意跟着你干!”正如电影中孙宇强对张弛说“你这个电话我等了五年。”一样让人感动。

    黄正喜打开笔记本,里面记满了他从村委那一个一个抄来的贫困户信息,他在黄庆雄名字那一行打了个钩,这是他动员的第36户贫困户。

    时间回到2016年,10年改造刑满释放的黄正喜回到家乡,全国已经打响脱贫攻坚战,他被村里登记为贫困户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决心要尽快摘掉这个帽子。

    可世界已经换了一番光景,38岁的黄正喜无所适从,倍感迷茫。就在这时,爱心人士雪中送碳,赠给他1000多只鸡。可是因为不懂技术没有经验,辛苦一年反倒赔了10万元。

    辜负了政府和社会的帮扶,一贫如洗的家又雪上加霜,黄正喜更焦虑了。

    跌到人生谷底的时候,没准也正是再次重生的绝佳时刻。2016年底的冬种时节,黄正喜站在荒凉的广袤田野上,思绪回到十几年前,那是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候:年轻有闯劲儿的他跑到广东打拼,靠种菜干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成了全村的榜样。却不想,一时激进做了错事……

    对呀!为何不干回老本行呢?

    黄正喜不仅在自家菜地种菜,见冬种期几个月里,大家的地都荒着,他就挨家挨户问,能不能把地租给他种菜。没想到大家都说:“荒也是荒着,免费给你种!”

    就这样,整个冬种期黄正喜借到了近20亩地。2017年底,他靠种豆角、芥菜和水稻,一年净收入近3万元,正式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农民就是有一膀子力气,2017年至2018年的冬种期,黄正喜借到近40亩地,种菜事业稳步扩大,但是他用的技术还是记忆中十几年前的技术。想到不能再在技术上栽了,打听到南宁武鸣区有更先进的技术,2018年初,黄正喜果断跑到武鸣看人家怎么种、怎么销。

    “我们种的芥菜要3个月才能收获,人家那只要25天。冷链货车直接开到田边收菜,减少了中间环节,价钱也能卖得更好。”这次外出调研学习给了黄正喜很深刻的感受,也更加坚定了他“种菜事业”的信心。此后,辖区组织的专家下乡送技术等活动,黄正喜都会积极去听课学习,也更加关注销售渠道。

    2018年,黄正喜靠种菜净收入8万元。平时菜地护理、收菜需要人手,一天100元,还带动村里不少贫困户和闲散劳动力增收。

    2019年初,黄正喜和同村四位农民兄弟成立了合作社,他们不仅想要致富,还想带领村里的贫困户们过上更好的日子。于是五人决定拿出6万元钱,给贫困户和其他愿意种菜的村民发种子、传授技术。据了解,一包种子50元,一亩地需要4包。

    “大家就等3月份开种啦!”龙团村支部书记杨来香告诉笔者,今年种豆角的贫苦户,还能申请自治区的产业奖补,每亩地补助700元。

    黄正喜认为,如果村里更多人种菜,聚集成产业,也有助于销路打开。“如达到一定量,就会有外地冷链货车来收,价钱能卖得更好。”他说最近还在试种大蒜和油菜,如果成功了也要带大家一起种。

    “里雍、白沙两镇划入后,要放入鱼峰区整个大产业中抓脱贫。”鱼峰区委书记覃建波说,去年,鱼峰区在里雍、白沙打造了螺蛳粉原料基地试点,今年还将加大农资、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投放建设力度,尤其在贫困村建设基地。这样,农民种的蔬菜除了销往批发市场,还能卖到酸厂,成为螺蛳粉的原材料。保证了技术和销路,农民“靠天吃饭”的风险也大大降低了。

    “大家都种菜了,谁还免费借地给你?”笔者问。

    “我们这里大把田地,没有了我们就再去开垦一些。”黄正喜爽朗地笑着说。

    当年出狱后,他忐忑回到家乡,没有预想的异样目光和歧视,反而获得了来自政府、社会爱心人士和乡亲们的支持,他心怀感恩,也想在不惑之年再证明自己一次。


相关新闻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